看笔趣阁 >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> 第三八零章 汪汪呜~

第三八零章 汪汪呜~

  第380章汪汪呜~

  小姑娘拧他的那一下浑然不曾收着力道,难以言喻的痛痒之意直达心尖儿,令那背对着众人的少年止不住地龇牙咧嘴。

  他是习武之人,浑身上下都无甚赘肉,但在不设防备时,他腰侧的肉仍旧勉强称得上柔软。

  而今那软肉被小姑娘这样隔着衣衫狠命一掐,纵然心性坚毅如他,也险些被人拧出满眼的泪来。

  弱小,可怜,委屈,无助。

  墨君漓巴巴眨着泪眼,勉强撑着腰杆钻进了车厢。

  待那马车门帘一放,他原本挺拔的背脊立时散成了一瘫,整个人亦像没了骨头似的,软趴趴堆到了车座上。

  “国师大人,你欺负人。”倚在车厢上的少年悲声控诉,作势便要挤出两颗泪来。

  其实他原本是想瘫在慕惜辞身边的,但他怕这无端卡在气头上的小妮子再一巴掌给他拍死,于是衡量再三,到底乖乖坐去了马车另一边。

  “嗯,对,我欺负你了,然后呢。”慕大国师面无表情,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意图装哭的矜贵少年,“你要现场演一个撒泼打滚?”

  “撒泼打滚……倒不是不行。”墨君漓捂着腰侧挠挠头,“就是这马车有点小,好像滚不开。”

  “……你还真准备滚?”慕惜辞麻了,她感觉面前这老货已经不是脑袋进水的程度了——他有毒!

  “阿辞要是想看的话,我可以试试。”少年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“反正这也没外人。”

  左右他就想哄这小丫头高兴,面子什么的,谁在心上人面前在乎那个。

  墨·说不要脸就不要脸·君漓如是想着,甚至开始认真打量起这宽窄不足五尺的车厢,思考该怎样才能滚得漂亮。

  “不,我不想看。”小姑娘木着脸连声拒绝,她彻底麻了,“我求你做个人。”

  别一天天的老想着当狗,堂堂皇子天天看着像只狗子,这真不是什么好事,真的!

  “所以,在阿辞眼中,我不像人是吗?”少年闻言抽抽鼻子,悄默声地挪去了小姑娘身边,等着她骤然惊醒回过神来,他已然在她身侧安然坐稳了。

  “那像什么?”墨君漓笑嘻嘻地弯了眼,故意问道。

  “你像什么,你心中没数吗?”慕惜辞听罢,回以看智障的眼神,她原以为叫了那么多次,这老货早就有了自觉,现在看……

  呵。

  “有数。”少年咧嘴,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像极了府上看门的大黄狗,但他在自家小姑娘面前就是控制不住,并乐此不疲。

  他面上的笑意愈深,趁小姑娘不备之时陡然抻过了脑袋。

  慕惜辞只觉自己脖子上的寒毛一竖,耳畔便猛地吹过了一阵暖风,几声细细软软的狗叫倏然钻进了她的耳廓,一刹就钻透了她的顶上三花——

  “汪汪呜~”

  ??!

  慕大国师面上的表情一滞,继而整张脸忽的蹿了红,不过这回她不是被人臊的,她是恼羞成怒被气的!

  “姓,墨,的。”小姑娘的齿关打了颤,刷一下摸出了袖中藏着的青铜匕首,“我看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了。”

  在她身旁笑得东倒西歪的少年见状,忙不迭伸手按住她蠢蠢欲动的小爪子,顺势卸了那只匕首。

  “别呀阿辞,我错了。”墨君漓道歉道得甚是溜到,嘴皮子上下一碰便是一连串好话,“我错了,以后再不敢随便瞎叫唤了。”

  “你要是不解气,那就接着掐我好了,只是匕首咱可得收好,万一你不小心伤到自己,我该心疼了。”

  “呸,谁用你心疼。”小姑娘夺回匕首,骂骂咧咧地将之塞回了琵琶袖。

  被他这么一胡乱打岔,她心头那点因星象没推完便强行收卦而生出来的无名火气,登时便散了个彻底,连带着一早起来没醒透的脑子也跟着清亮了三分。

  “你昨晚不是刚跑过来一趟吗?怎的今儿一下早朝就又过来了。”慕大国师别着小脸冷哼一声,不是很想理这个不当人的货。

  “别跟我说什么‘奉旨赶集’,这话你拿来忽悠二叔和慕诗嫣他们还差不多,忽悠我可不好用。”

  “害。”墨君漓闻此摸鼻,怅然望天,“‘奉旨赶集’倒也不算假话,不过我今日寻你,的确不单为了带你上街散心。”

  “我一大早收到了观风阁的人发回来的消息。”少年微微坐正,慢条斯理地自怀中摸出那张纸条,“从聿川那头传来的。”

  “聿川?”慕惜辞蹙眉,这地方她听着倒有些耳熟。

  好似……

  “对,聿川。”墨君漓点头,放轻了声调,“慕国公他们就是在聿川城郊的山林里中的埋伏。”

  “爹爹和二哥他们!”小姑娘听闻此语,猛然来了精神,“他们怎么样了?”

  “国师大人惯来算无遗策,他们自然是毫发无损。”少年笑笑,将手中那纸条细细展开,慢悠悠递到了小姑娘的面前,“眼下,他们正纠结着,该如何处置那批死士。”

  “一共去了多少死士,分别出自哪国,”慕惜辞紧锁着的眉头不展,她眼珠微沉,眉目间晃过一线厉色,“他们都活着吗?”

  “这世上你能叫得出名号的大小国|家,基本都派了人去。”墨君漓唇边的笑意微敛,想到那信笺上写着的数字,他也不免觉得遍体生寒。

  百十号一流死士,在林间设下天罗地网,埋伏的还是位征战多日、一路奔波,带着一众手无寸铁的他国使臣,满身疲惫的中年老将。

  这等阵仗,莫说是慕国公,便是换了前生的他,也未必能全须全尾地活着走出聿川山林。

  “出人最多的是大漠西商和南疆桑若,一个去了三十六,一个派了二十。”少年的眼瞳发了凉,“此外,东海越川和北疆九玄派出去的人也不少。”

  “零零总总,加起来拢共百余人,他们打斗时杀了三十多,见势不妙服毒自尽的又有三十来个。”

  “剩下四十多个活口,这会应该被关在驿馆柴房,有观风阁的人看守,不会出什么差错。”

  墨君漓话毕,转眸看了眼身边的小姑娘:“阿辞,你想怎么处理他们?”

  “处理?”慕惜辞闻言一阵冷笑,笑够后她蓦然绷了唇角,浓重煞气刹那将她笼罩。

  这一霎,她的声线冷若寒霜:“那就将他们剥皮拆骨,剁成小块,骨与肉与皮分别封在三个匣子里,送到他们的国君手中罢。”

  少年应声抬眸,正对上她微红的眼框,往日里黑亮的杏眸内而今盛满了戾气,他瞳底一涩,抬手拢过了她的脑袋。

  “好姑娘,都过去了。”

  ?  ?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,阿辞说的,是慕爹前生的死法

  ?  另外那个算卦算一半被人打断或者算完了不收卦

  ?  真的挺难受的

  ?  我记得前年还是大前年,有个货找我求事

  ?  然后我这卦起好了说一半她人消失了

  ?  因为不知道到底咋回事没敢收卦

  ?  我三天没收,真的,三天他喵的

  ?  这他喵但凡我再菜点三天都够发疯了

  ?  给我闹得头发晕仿佛一口气写了五六道破魔符

  ?  最后一问,她中间有事,然后给忘了

  ?  这还不是最可恶的,最可恶的是她白嫖!!!

  ?  后面我一生气收卦给她拉黑顺便祝她想求的玩意不用干了

  ?  过分分,没当场给她超度,我脾气真好

  ?  

  ????  

  (本章完)

笔趣阁新阅读网址:www.quge66.com ,感謝支持,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:m.quge66.com

看过《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》的书友还喜欢